金沙开户

  • 金沙开户 浙江资讯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 民生帮帮帮 浙江微博
  • 设为金沙开户 收藏本站 微信 微博
金沙开户资讯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资讯专题婺城政务金华资讯连线浙江国内资讯国际资讯外国媒体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今日婺城 > 学问教育

我的“石匠”生涯

2019-12-13 09:02:15  来源:  婺城资讯网  编辑: 戴建东

  戴建东

  每次开车经过汤莘公路下岩垅地段,看到路边岩石垒砌的水渠,就会想起20多年前我在这条水渠边打工的生涯。那是一段铭心刻骨的苦难历史,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生活经历。

  也许,苦难是煅练一个人毅力的基石,人只有经历了苦难,才会懂得奋斗,才会懂得珍惜,才会懂得拥有的可贵和不易。一辈子平步青云,人生或许会顺风顺水,但缺乏了抗争的磨洗,人生多多少少会有所遗憾。就好像平坦的山丘永远抵不过起伏的峰峦,每一次的波动都是人生道路上奋进的动力。

  当年,我20多岁,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每当秋冬季农闲时分,便会和村里人一起外出打工,赚取辛苦钱补贴家用。以前农村务工机会不多,进企业没门路,唯有到工地上务工,才没有什么门槛,只要有力气,肯吃苦,工地包工头是来者不拒,越老实本份的人越受欢迎。

  在工地上干活,无非就是到水利工地、桥梁建设、或者是建筑工地卖苦力,全部都是露天作业,起早摸黑,餐风饮露,泥里水里,跌倒滚爬。我要去做工的地方,就是莘畈水库西干渠道的衬砌工程。工地在离驻地十来里路的山岙里,大家所做的活,就是将渠道的底面用水泥沙浆铺浇,渠道两侧则用岩石衬砌,确保渠道安全运行不塌方。

  工地由包工头承揽下来后,又分段转包给小包头。大包工头大家无缘认识,小包头则是隔壁村的,雇佣大家这群劳动力进场施工。刚到工地第一天,包工头看我个头小,力气弱,浑身上下透着学生娃的味道,担心我吃不消干,就先来一个下马威:“工地不是学堂,没有轻巧活呢,只有拌水泥料这活了,你吃得消勿?”

  拌水泥料是工地上最累最苦的活,一般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做的,而我因年幼体弱,身高还不到一米五,瘦弱身段让包工头产生诸多怀疑。但既然来了,当然不能空着手打道回府,再说,再苦再累,什么活还不都是人干的?我咬紧牙,接过了拌料的铁锹。

  刚开始干活时,我总是不得要领,加上个小力弱,沾着水泥浆的铁锹又笨又重,每一锹下去,都沉甸甸的让手臂发麻。尽管是冰冷的冬季,半天下来,我浑身也是汗淋淋的,气都喘不匀了。好在合伙干活的同伴照顾我,时不时地让我做些浇水,扒沙之类的轻巧活,第一天总算是熬下来了。

  晚上收工回家,我的手臂似有千斤重负,吃饭都抬不起手来。想起今后每天都要过这样练狱般的生活,我既感到无助,也觉得无奈。到工地讨生活,无非也就是为了生存之需,毕竟,在农村里,没有其他赚钱的门路。

  大家住在曹界村上,工地靠近村西的山岙里,离驻地有三四里路远,大家每天早上六点就起床吃早餐,半小时后,每人挑一担沙石到工地上,可以赚取一毛钱的脚力费。早、中、晚三餐饭,都要回驻地吃,所以,每天可以挑三担沙石上工地,尽管比较辛苦,但整月累积起来,也是一笔额外的补助,所以,上工地的人,还是都比较乐意捎带这道工序。

  从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11点收到,干一天活,小工的工钱是两块五毛钱。低微的薪酬,繁重的体力,这便是工地生活的真实写照。正因为赚钱不多,每次出工时捎带一担沙石上工地,这也是包工头想起来的绝活,目的是为了节省专门挑沙石的劳动力,又能让干活的人,多赚一毛钱。

  拌水泥料是重活,要的就是蛮力,没有讨巧的法门,所有人都觉得,我一个瘦弱得像刚出校门的学生娃,干不了几天,就肯定摞担子跑路。没想到,我一坚持就是一个月,无论刮风下雨,白天黑夜,我不落下一天的活,这让工地上一些“老油条”都刮目相看。

  繁重的体力活,让人的消耗能力大大增加,在工地干活时,我每天可以吃掉三斤多米,每餐一斤多米,用大号饭盒蒸上。菜是工地免费配送的油豆腐煮大白菜,一人一大盆。记得有一次,我忘了蒸饭,晚上去小店吃汤溪拉面,我一进店就大喊:“老板,煮三碗拉面。”

  老板煮了面后问,另外两个人呢?我说:“没别人,我一个人吃。”老板的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他想像不出,这么小个子一餐怎么可以吃掉三大碗拉面。为了显示我的饭量,我三碗拉面连汤都不剩全部吃完后,还再要了一张饼,啃着离开小店。惊得小店老板直呼:“太会吃了吧,照这样吃食量,一天挣的钱,还能够吃饭吗?”

  水利工地上,除了拌水泥料,还有就是抬岩石的活,两个人搭档,合一副铁丝架,然后合力将上百斤重的大岩石抬到石匠师傅面前,经铁锤、铁钎砸打,形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立面,然后衬砌在渠道两侧,铁钎“采面”都是“石头老师”干的活,在工地上算是技术工,所以,他们的工钱可以每天有五块钱,比做小工高一倍。

  在工地上干了一个多月后,我趁空经常坐在“石头老师”面前,看他们“采面”,偶尔我也会拿起铁钎试上一试,久而久之,我渐渐摸出了门道:“采面”虽然是技术活,但没拌水泥料累人,只要方法得当,我也是可以干的。

  于是,我找到包工头,提议让我也学“采面”,我是初学,可以拿小工的钱,跟着师傅们干一段时间。也许是工地上“采面”师傅紧缺,砌渠师傅天天喊来不及供料,包工头也就同意让我学着试试。

  第二天,我从工具市场上买来了一只“四磅锤”,让工地上的师傅帮我镶上锤柄,便像模像样当上了“采面”师傅。“采面”这活,看上去简单,实际操作起来,也是有很多门道的,首先就是要看清岩石的纹路,要依据纹路来判定从哪方向下锤,这样才能保证岩面平整无破损。

  工地上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年龄的“采面”师傅,他们已经干了四五年了,经验丰富,对岩石的纹路判定也非常准确,他们见我虚心好学,都非常热心教导我,让我从一个初学的懵懂者,渐渐对岩石的材质有了初浅的了解。

  任何工种都有其特殊性,不在行,不必谈。“采面”虽然是轻巧活,真正操作起来并不轻松,首先,四磅锤从早上抡到晚上,一天不知要上上下下抡几万次,抡锤的右手更是麻木得分不清是不是我自己的,手臂重得垂不直。晚上吃饭时,手麻的筷子都夹不起来。

  而且我是初学者,铁锤抡打得不准,经常会砸到扶钎的左手上,一锤子下去,没敲准,滑到左手上,拇指或食指便鲜血四溅,钻心的痛。好几次,左手的皮肉都在铁锤的重击下,生生地粘在岩石上,让人看了心头发麻。没几天功夫,我的左手便是伤痕累累、血肉模糊了。

  师傅们说,这是正常的,干一行,换一样身骨,每一行工种,都要有一个适应性,过一个星期之后,你的准头稳了,就不会敲手上了,而且手臂发麻症状,也会消失,因为,长久的举锤,落锤,手臂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运动规律。一周之后,师傅的话果真应验了,我的手臂真的不发麻了,而且抡起铁锤来,顺心顺手,挥洒自如。

  摸到一点门道后,我觉得自己像个“石头老师”模样了,每天早出晚归,在工地上干起了“石匠”活。当时我心里想,做“石匠”其实也挺不错的,没有什么心思,每天就是上工,下工,把时间混在工地上,就算完成一天的活了。

  工地上的人,一到晚上不开工时,便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喝酒,打牌,耍钱,在无聊的生活中寻找各自的乐趣。我尽管是在工地上干活,但还是比较关注学习,每天都要到工地驻地附近的小店寻找报纸,了解时事。晚上回家,依然坐在小阁楼上,阅读我随身携带的“唐诗宋词”。

  在工地休息间隙,师傅们谈得更多的,无非是四乡八店的黄色小段,我便和师傅们谈论时事趣闻。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师傅们喜欢听我谈天说地,谈古论今,他们觉得,我看得书多,懂得事多,不应该在工地上和他们一起混日子,应该找一个更好的行当,发挥自己的特长。

  每当此时,我突然想起一句名言:“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寻。”便和他们戏笑一声:“我是一匹千里马,只是未遇伯乐耳。”虽然这是一句我发自内心的表白,却在工地上被传为笑谈。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在工地上打工吃饭的人,会有多大出息,会有多大能耐,会有什么机会出人头地。

  在“石匠”这个行业,我自认干的并不出色,手艺也不咋地,但工地上很多师傅都喜欢和我搭伙干活,他们觉得,我这人有趣,在一起干活不闷,每天里都有许多新鲜事和大家分享,就像工地上的“开心果”。所以,每一次换工地,他们都会想起叫上我一起去。从莘畈水库出水闸开始,一路做到汤溪集镇,每一段水渠上,都有我的汗水和辛劳。当然,工地生活上,苦乐同在,也有我自己知道的欢喜与快乐。

  就这样,我做“石匠”一干就是五六年,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从工地转行去学校当代课老师,才放下这把伴随我多年的铁锤。如今,我离开工地生活已经二十多年了,这把凝结着我青春汗水的铁锤,还存放在家里的楼梯角落中,成了我人生经历中不可磨灭的财富。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资讯,关注婺城资讯网微信

分享到:
  • 社保查询
  • 公积金查询
  • 违章查询
  • 公交查询
  • 列车查询
  • 飞机查询
  • 手机查询
  • 邮编查询
婺城资讯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资讯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资讯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资讯网站加盟单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