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

  • 金沙开户 浙江资讯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 民生帮帮帮 浙江微博
  • 设为金沙开户 收藏本站 微信 微博
金沙开户资讯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资讯专题婺城政务金华资讯连线浙江国内资讯国际资讯外国媒体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一次“双抢”记忆

2020-08-21 08:54:15  来源:  婺城资讯网  编辑: 徐益丰

  徐益丰

  “双抢”指农村夏天抢收早稻和抢栽晚秧。在农村,农民最忙碌莫过于盛夏里的“双抢”。“双抢”似乎是一场“战役”,连日继夜,争分夺秒。

  我家属于居民户口,也就是说是吃商品粮的,家里没有田地,也没地方可“双抢”。在上世纪70年代初,居民户口粮食是定量的,记得上初中后,才有每月粮食定量24.5斤,那年我13岁,正是长身体时,这定量的粮食根本填不饱肚子,加上家中兄弟姐妹多,口粮问题让父母很头疼,父母就想着法子找些杂粮来补充。

  听说附近青田铺农场需要人参加“双抢”,可以包吃饭,父母就通过熟人先容,把我送进农场去“双抢”。对我来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是比干什么都高兴的事。带上铺盖便兴冲冲去“双抢”了。

  拔秧

  我虽然没有纯粹的农村生活,但农活大致有点知道。插秧前,先是拔秧。一般秧苗长到3-5寸长时即可拔秧,也称移栽,种到另外田里即叫插秧。

  拔秧苗觉得是件新鲜的事,晚上睡觉时还挺兴奋。一觉睡到大天亮,急急忙忙去食堂拿了两个馒头,边咬着馒头,边戴上草帽,跟着队长去秧田拔秧苗。

  脱了鞋正准备下田,听到背后有人叫我,朝后一看,肩背锄头的杨场长来吩咐我,拔秧苗要注意的事项。我心想:“拔秧苗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把秧苗从土里拔起来嘛!这还不容易。”

  我裤脚一卷,跳进秧田,望着一片绿茵茵的秧苗,随着热风,秧苗左右摆动,似乎在向我招呼,我双手伸进秧田,一把抓住秧苗往上拔,连续拔了几把,正得意时,突然背后有人喊叫,“小徐,快!快!停下来,你这样拔的秧苗还有用的?”我抬头一看,又是杨场长。

  “咋了,我拔的好好的,叫我停下来干吗?你看看!你看看!”“这秧苗根都没的,怎么插?”我仔细一看,真是没根的。杨场长耐心教我如何拔。手要握住秧苗的下端,向地面倾斜,轻轻地才能连根拔起。

  看似简单的事,还真有技巧。按照杨场长教的要领,我很快就有了点感觉,也能连根拔起秧苗。太阳似乎也卯足了劲,像个火球一样,晒烤着大地,晶莹的汗珠从脸上流淌下来,可拔着拔着又昏乎乎忘记了要领。工友们笑我说,你拔的这哪是秧苗,而是韭菜。

  队长过来看我,满脸分不清是泥浆水还是汗水。“小徐,你先休息下吧,看看我是怎样拔秧的。”队长话没说完,弯着腰把秧苗一小把一小把地从秧田里拔起来,凑成一束,放在水田里“哐当哐当”地把秧苗根部的泥巴洗去,再从前面抽出几根扎秧草,简单绕拧成细绳,熟练地打了个活结,随手就把一束秧苗扎起来了,丢在身后。

  不一会儿,后面翠绿的秧把越来越多,已排成队,等着插秧人用畚箕一担担挑到另外田里进行移植。

  一天下来,满脸、满头的泥巴味和汗臭,那滋味,太难受了,终于熬到了六点钟收工了。这时肚子也咕咕直叫。听说食堂有红烧肉吃,收工后,一路用手抹去脸上的泥浆,三步并二步飞快地跑进食堂排队,等到了红烧肉,半斤米饭一下子就落肚子里,这晚餐吃的真香。

  插秧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红烧肉把我带进甜蜜梦乡,睡到了队长来叫才出工。

  接到出工通知,叫我插秧去。我纳闷,拔秧苗刚刚入门,又给我换农活了。通知我插秧的队长说,你拔秧苗不行,很多秧苗浪费了。杨场长叫我给你换项农活干。

  跟着工友们下了田,我不敢去田中间,只好在田的角落边,顺着工友们已经插好一段秧苗一边,靠前晒慢慢地把秧苗插下。

  双抢时节正是三伏天,一年里最酷热的天气,每天天气预报都在四十度。

  据工友说,插秧是“双抢”时节最辛苦的事。头上太阳晒,脚下热水煮。新翻耕的稻田里,撒了石灰,施了化肥,太阳一晒,热气直往上冒,让人觉得整个天地就像个大蒸笼,带着咸味的汗水流到眼睛里,那感觉好难受好难受!就算戴斗笠遮阴吧,没用,腰弯着,背脊全露在太阳底下。

  由于脚下田里水很烫,插秧时老是顾着双脚,深一脚、浅一脚的,根本顾不到插秧行间距离。当抬头往前看时,歪歪扭扭,横竖不像样了,这还不管它,再仔细一看,呀!我插秧苗不知咋回事,不是竖立的,而是都躺在水面上的。

  站在田里,正毫无办法时,小徐啊!肩背锄头的杨场长又到了我面前。你插什么秧呀?都插在自己的脚印上,那有不浮起来,插秧时前后要顾上,脚在水田里不能牢是动来动去,水田里都是你的脚印,你怎么插。往水田插秧时,还要往前看,横竖是否都在一条线上。

  杨场长说了老半天,怕我听不明白,干脆跳下田里做示范。一边示范一边说着,一只手拿一把秧苗,且要利用该手拇指、食指和中指将秧苗分离成一小撮一小撮,另一只手再将分离出来的一小撮秧苗插进泥里,双手配合进行。

  插一撮秧苗要弯一次腰,说实在地保持这种姿势操作短时间尚可,时间稍微长一点,就让人难受。而插秧是一天十几个小时如此,真让人吃不消。不仅是腰酸背痛,立不能直,而且是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按照杨场长的指令,慢慢地修正,虽然速度慢点,秧苗不会倒了,横竖基本能控制。此刻,想加快速度赶上工友们。这时,脚下有点痒还带点疼,突然,水面上漂着红红的血,心里咯噔一下,特别紧张,不知发生什么事,慌忙把左脚抬上水面,妈呀!脚上盯了两条蚂蝗,血一直流到水田,当场就把自己吓得哇哇大叫。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秧苗一丢,迅速跑上田埂,用力地把两条蚂蝗拍掉,这时坐在田埂上,再也不敢下田了。

  割稻

  插秧看来也不行,又怕杨场长把我辞退掉,如退辞掉回家,不仅要挨父母批,关键不能填饱肚子,更不要说吃上红烧肉了。一大早主动向队长请求,我去割稻吧。

  吃了早饭,连忙去队长那儿领了一把镰刀,跟上工友们到了稻田。“绿波春浪满前陂,极目连云罢亚肥。更被鹭鹚千点雪,破烟来入画屏飞。”眼前是一幅优美的水田风光画,这让我心花怒放,忘记了昨天被蚂蝗叮的疼痛。

  本想割稻会轻松点,其实不然,割稻子是农活中最累、最苦、程序最多的一种,夏收这一茬尤其如此。

  伴着田间鸣虫轻吟,走进水田,挥着镰刀,顺着水稻倒伏的方向将其一一割倒。一兜禾割一刀,一把能割六七兜禾。然后再一把把地捋好两两相对地码放成堆,一丘偌大的稻田以春蚕啃叶似的方式空了出来。早上露水重,加上弯腰割稻不停,不一小会儿,全身、连头发就都湿透了。长袖衣衫黏黏地贴在身上,等到太阳出来再一晒,难受的不得了!工友们割稻子比较熟练,只听得有节奏的“唰唰唰”的声音,一会儿就割到了一大片。为了打谷方便,割稻子时要把稻子一抓一抓地扎好。先是割两三蔸稻子,用禾衣在禾蔸上扎紧抓在手上,再接着割七八蔸禾,然后用右手把禾杆向右一抹,形成一个禾匝码在禾架子上。

  割稻子对我来说是一个考验。被镰刀割伤手也是常事,处理方法很简单,水里洗下,放口中吸允下血,吐掉,从衣服下摆割块破布一裹,继续弯腰干活。因为是在水田里操作,整天在水里浸泡的手无数次地与粗糙的禾梗摩擦,刚开始几天,手指会被磨出一条条的血漕,时不时地被禾叶尖刺着,便有钻心的痛楚。手上布带扎的满满的,过了一阵子后,手指也磨出老茧来了,便不觉得痛了。

  累啊!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知个中滋味的。收割稻子虽然辛苦,但对于农民来说,丰收的喜悦要胜过辛苦千万倍,再苦再累心里也是甘甜的。

  拖稻草

  不为了肚子,这农活真不想干了,但还得咬咬牙坚持。忽然间,杨场长来到我住宿,告诉我,明天你早点上工,去割掉稻子的田里把稻草拖上来。

  又换了新农活,而且更轻松了。

  第二天,早早就去农田。走在田埂上,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小草上露珠晶莹剔透,像一颗颗珍珠在初升的太阳下闪耀着,不时落在我的脚背上,透着一股沁心的凉意。

  割完了一丘田的稻子后,接下来还要把一部分稻草扎起来,拖到岸上去晒,几天后晒干了,再利用中午或者晚上的时间把稻草捆回农场,收藏起来可作耕牛过冬的草料。剩下的稻草就撒在地里作肥料。

  把稻草拖到岸上去晒,也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一捆稻草至少也有四五十斤重,从水田里拖上岸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上了岸还要走田埂道,田埂都插种了豆子,田埂又小又滑,没走过的人空手走都困难,不要说两手还得拖这么重的稻草,不小心就会摔到田里。拖着稻草时都是打赤脚,那时也没有鞋穿,有鞋也没办法在田里穿,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打赤脚在田里拖着稻草,水田里又湿又滑,双脚不时的踩到割完稻子后留下稻桩,稻桩有七八公分,有的挺硬的,非常扎脚。一丘田的稻草拖完后,脚底板都被稻桩扎出血。

  10天的“双抢”就在紧张和尴尬中度过,真是度日如年,每回想起“双抢”岁月,心头、眼底和身子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累,但让我明白了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现在“双抢”今非昔比,运用大型收割机,整片整片地收割,一边收割一边把稻谷打出来用汽车拉走,根本不用人工去割,而且有专门的收割队伍。农业现代化、机械化操作解决劳力少,提高工作效率的问题。

  时光荏苒,一晃就是四十多年,回望过去,那些难忘的往事,已经永远地镌刻在我的脑海里,历久弥新。这些回忆也必将日日滋养着我,伴我前行……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资讯,关注婺城资讯网微信

分享到:
  • 社保查询
  • 公积金查询
  • 违章查询
  • 公交查询
  • 列车查询
  • 飞机查询
  • 手机查询
  • 邮编查询
婺城资讯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资讯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资讯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资讯网站加盟单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