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

  • 金沙开户 浙江资讯 图片 数字报纸 浙江网视 民生帮帮帮 浙江微博
  • 设为金沙开户 收藏本站 微信 微博
金沙开户资讯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资讯专题婺城政务金华资讯连线浙江国内资讯国际资讯外国媒体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落在我脸上的那颗星

2020-09-16 09:20:47  来源:  婺城资讯网  编辑: 周玥

  周玥

  盛夏的雨总是那么奇怪。

  傍晚,也没听见打雷,只觉着一阵风敷衍地乱刮一通,好像例行公事,混过去就行。接着,一滴雨珠打在我脸上,我仰头望去,漫天的星星,敞亮敞亮的。

  啪嗒,又一颗水珠打在我脸上。啪嗒啪嗒,频率加快了。

  我没有去避雨,盯着星空看得入迷。有几只调皮的星星不见了,明显没有原来的多而密,可是星星们还在。

  我想起那个似曾相识的夜晚,我拽着爷爷粗大的手,指着天问,爷爷,为什么星星只有晚上有?爷爷一本正经地说,因为星星是白天睡觉,晚上上班。我又问,那为什么下雨时没有星星,只有天晴他们才出来?爷爷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小傻瓜,它们也去躲雨了呀!

  爷爷老爱刮我的鼻子。长大后,我总怪他我的塌鼻梁是爷爷刮出来的,得赔!他每每都会抱着我,乐呵呵地说,我赔我赔!

  可是现在,爷爷不在了,赔不了。

  爷爷走的那个深夜,也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仲夏夜晚。

  那晚,父亲突然冲进我的房间,掀开我的毯子喊,快起来,爷爷不行了!我不记得他当时的表情,被惊醒的我睡眼惺忪也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我想父亲的眼神里一定是失望,还有些许愤怒。

  最终,我没有起身。可能是这样的死亡通告已经来了太多次,有些皮了。

  我清晰地记得那日清晨,我去医院看过爷爷,我推着轮椅陪他在花坛边散步唠嗑。在积极的治疗下,爷爷的气色和精神变得越来越好,我想他马上就该康复了。分别时,大家还约定下周一起下棋,检验爷爷的功力是否退步。

  可是他却食言了。

  没想到这个对我有求必应的老头也会耍孩子气,撒手不管。

  小时候,每年暑假,我都会在爷爷家住一阵。爷爷对我每次的到来总是分外开心,餐餐备着鸡鸭鱼肉来伺候我这个肉祖宗,而平日里,他和奶奶连个鸡蛋都不舍得买。

  爷爷最爱给我做熏鱼,因为我爱吃。其实,我也记不清到底是因为我爱吃熏鱼,才缠着爷爷给我做,还是爷爷做得熏鱼好吃,我才爱上熏鱼的。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再也吃不着爷爷的熏鱼。

  那时,我最喜欢把下巴顶在水池的台面上,看着爷爷修鱼。红彤彤的脸盆里飘着腥臭的内脏,盆里的水混着鱼血和杂质有些发浑,水面上闪着银灿灿的鱼鳞,总觉得它们在朝我眨呀眨的,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有趣。

  我总会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问他,“爷爷,这是什么鱼呀?”

  “这是草鱼。”爷爷笑眯眯地说。

  爷爷左手拿着鱼,右手拿着剪刀,熟练地刮着鱼背上的鳞片,时不时地还蹦跶两片在我脸上,我总调皮的对他说,“爷爷,你看,星星掉在我脸上啦!”

  爷爷被我逗得咯咯直笑,伸手想要把我脸上的鳞片给摘了,我还不乐意,噘起嘴说,“不要,这是我的星星。”然后自己乐滋滋地把它从脸颊上摘下来,像红孩儿一样摁在眉心,以为自己美的不得了。

  “哪里来的傻孩子!”

  爷爷被我乐坏了。

  那时候,爱干净的我从来不觉得修鱼很脏,反而享受和爷爷一起修鱼的时光。可长大后,我陪母亲去菜场买菜时,却总会绕着鱼摊走。

  看着爷爷把鱼修好了,洗干净,我又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到砧板前,看他慢条斯理地切成一片一片的,然后放到事先调好的一大碗料酒里,里面有酱油、酒、盐、葱,还有姜。

  爷爷把鱼片搅拌均匀后,让它们在里面呆4小时左右,把美味的“汤水”都吸得饱饱的,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随时准备喷发。

  想炸出好的熏鱼,油也很重要。每次,爷爷都会事先买来三层肉,炸出厚厚的猪油,剩下的猪油渣当然就变成我观看烹饪期间的零食啦!我边吃着猪油渣,边看着爷爷把鱼片小心翼翼地放入锅里炸,那热腾腾的油像是也知道吃着了好东西,兴奋地一直冒泡,还往外飞溅。

  “别把漂亮脸蛋给烫坏啦!”这时候,爷爷每每都会叫我躲远一点,深怕我受到一点伤害。

  大概炸两三分钟,鱼片就变金黄色了,香喷喷的鱼肉在锅里翻滚都已经让我垂涎欲滴。用漏勺一把捞起来,鱼肉脱了油,香气瞬间又加了几百倍。我的小手总是熬不住诱惑,会偷偷地掰一小块来吃,还没入味的鱼片当然不好吃,但鱼香和酥脆的劲让我很满足,也算能堵住我这只小馋猫的嘴不再捣乱了。

  接下来,就是泡糖水了。一定要趁着热劲,把鱼片浸泡在4:1的糖水中,然后再倒入少许五香粉调匀泡5分钟。

  最后,把放满各种调料的料酒倒入锅中,煮滚后熄火,再马上把泡过糖水的鱼片倒入反复翻炒,让鱼片的两面都均匀地沾满酱汁,再捞出装盘,待凉后便可吃了。

  等待是最漫长的。近在咫尺,眼看着却不能吃,对我来说实在太痛苦了。每次,我都要把爷爷家的吊扇开到最大档,然后再加一把扇子,一边对着盘子扇着,一边凑到边上,嘟起小嘴朝它猛吹,三管齐下,应该很快就会凉了吧。

  “傻丫头,别吹得这么用力,等会都要吃你口水啦!”爷爷略带嫌弃的口气说着,假装严肃的脸对着我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马上就绷不住了,“噗”地笑了起来。

  我总是有办法撒娇卖乖让爷爷服软,总是有办法让爷爷笑。在那短暂又遥远的童年里,仿佛所有的快乐都以爷爷为中心而展开,那些记忆里在一起的欢笑是最单纯、最无忧、最开怀、最放肆的,也是最怀念的。

  熏鱼终于凉了,我的哈喇子也可以收起来了。

  饭桌上,熏鱼一定是摆在我面前,而爷爷面前是青菜。看我吃的津津有味,爷爷总是满足地笑着。

  “爷爷,你也吃呀!”我有些不高兴,一个人吃独食可不是好孩子。

  “好,好,爷爷也吃。”爷爷说完,总是要去夹那些没炸好的边角料吃。

  每次看到他这样,我总会生气地嘟着嘴,然后把一块又大又肥的熏鱼塞到爷爷碗里。

  爷爷愣了一下,眼角有点红红的,伸筷子想把碗里的熏鱼夹还给我,古灵精怪的我就瞪着他,继续嘟着小嘴,装出一副难过的样子,“爷爷,吃嘛!爷爷忙了这么久,累坏了,要吃最大块的!”

  这时候,爷爷才乖乖地埋头把熏鱼吃了,嘴里不时冒出暖暖的两句:“好吃!好吃!”

  就是这个把我宠上天的老头,我的爷爷,我却未能与他说最后一句话,好好告别。它成为我人生中最懊悔和自责的事。

  啪嗒,又一颗雨珠打在我脸上,我回过神来,用手指蹭了蹭脸颊上的雨珠。

  在月光的照射下,这滴雨珠在我指尖发着白光,一闪一闪的,和天上的星星一样耀眼。

  那些不见了的星星,是变成雨珠落到我脸上了吗?

  我下意识地伸起那只沾了“星星”的手,指着夜空大喊:“爷爷,你快看!星星掉在我脸上啦!”

  都说人死了会变成星星,刚才这么多“星星”落在我身上,我想,一定有一颗是爷爷吧!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资讯,关注婺城资讯网微信

分享到:
  • 社保查询
  • 公积金查询
  • 违章查询
  • 公交查询
  • 列车查询
  • 飞机查询
  • 手机查询
  • 邮编查询
婺城资讯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资讯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资讯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资讯网站加盟单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